赛车

天庭农庄 第一百二十九章 群殴?

2020-01-16 23:3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庭农庄 第一百二十九章 群殴?

申城的城西之地到处是被围墙圈起来的荒地,但是联恒路只有这么一块土地是围墙拉起来的,这块地方是城西的边缘,十分荒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

申城市四通发达的道路也在这里断绝,只有一条窄小的水泥路连接城市的主干道,刘东阳选择在这个地方,可谓是精心挑选了。

韩宁开着车直接闯进了这块荒地,围墙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没到脚脖子的杂草和几个凸起的土堆子。

从车上下来,韩宁倚在车头,手里拿着那根黝黑的棍子,一会儿拉长,一会儿拉短,不一会儿他听到了外面车辆的轱辘摩擦地面的声音,三辆面包车,一辆路虎,一辆宝马从围墙的大门开了进来。

路虎车进来以后停在了门口,没有继续前进,宝马和剩下的四辆车直接向韩宁这边开来。

车辆停下,宝马车里下来两个长相很相似的青年,剩下的四辆车辆里下来二十多个人,两个青年人手一个钢制的棒球棍,面包车里下来的人,立刻到后备箱里取出自己的武器,不一会儿人手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

“就是你打的吧,胆子不小,一个人敢过来。”两个青年里年长的一个说。

韩宁一直注视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黑棍被他拉到了一米长的左右的合适长度,他打量着这两个虎背熊腰的青年淡淡问道,“你们就是刘东和刘阳?刘东阳就在路虎车里吧。”

接到父亲的,刘东和刘阳就驱车过来了,如果是平常的人他们倒是没有兴趣,不过听说这个就是一个人把猴子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人,他们就过来了,而最重要是这个人居然敢挑战他们父亲的威严。

“没错,我们就是。”刘东掂着手中的棒球棍,同样打量着韩宁,这个人看见这个多人,居然一副淡定的样子让他有些怀疑。

刘阳不耐烦道:“艹,不就是一农民吗?哥,跟他什么废话,直接干了,兄弟们上,敢跟我们过不去,找死!”

刘东没有说话,虽然怀疑韩宁的身手很高,但是他还没有能一眼辨识出来的能力,怎么样也要手下见真章,而且他父亲给他的指示也是把韩宁废掉。

掂着的棒球棍在刘东手里陡然扬起,如同一阵疾风砸向韩宁的脑袋。

韩宁轻轻一抬手就抓住了砸过来的棒球棍,如果是以前这一棍韩宁用手接,估计现在手就会骨折,但是现在这个力度对韩宁来说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他邪笑道:“不错,有点意思,比这些废物强多了。”,韩宁看向拎着砍刀冲向他的混混。

刘东一惊,想要抽回棒球棍,但是韩宁的手如同铁箍一样固定住了他的武器,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有办法挪动分毫,而接下来的一幕彻底惊呆了他,他看见钢制的棒球棍在韩宁的手中如同棉花一样被捏扁了,留下五道清晰的手指印。

从学武归来,申城这个地界他还没有怕过谁,没人是他的对手,这让他胆子大了不少,现在他再一次体会到了无法抗拒的恐怖。

刘东愣神的时候,韩宁一脚提出,刘东如同炮弹一样直线飞出,“咚”的一声撞在了宝马车上,甚至宝马车跟着刘东都向后挪了一小段距离,刘东一声闷哼,躺在地上,爬了几下都没爬起来。

刘阳看见自己哥哥被打,顿时急了眼,大骂着举着棍子就上来。

韩宁抬起黑棍,一个横扫打飞了他手中的棒球棍,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天天吃的是屎吗?嘴里这么脏。”,一言未了,韩宁抬手对刘阳左右连扇了十个嘴巴子。

刘阳连连惨叫,嘴里的牙齿混着血掉了一地,脸如同气球一样肿了起来。

又给了一个耳朵,韩宁把他甩在地上,二十多个人这才冲到面前,但是他们此时全都傻了,刘东和刘阳的厉害他们可是见识过的,这两人加起来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揍翻了。

而现在这两个人如同大人打小孩子一样被蹂躏了一顿,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二十个多个人前进的脚步立刻在韩宁一米前的位置停了下来,恐惧地看着韩宁。

韩宁招了招手,“来呀!”

路虎车里准备看戏的刘东阳刚才还躺在椅子上,现在整个人都坐直了,他嘴里的烟燃烧着,烟灰伴随着嘴唇的抖动不停掉落在他的身上,看着躺在地上的刘东和刘阳,刘东阳脸色白的如同抹了白面。

比他更害怕的是刘东阳的司机,司机的额头现在全是豆大的汗珠,他脑子全是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变态。

“上!”二十来人里面终究有人喊了一句,上也是挨打,不上回去一样要被刘东阳收拾,可能还要悲惨。

“啊!”他的话刚说完就被一根棍子砸在了脑袋上直接躺地上了。

韩宁活动了一下筋骨,学了这么长时间武当功夫,到现在还没实战过,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他抬手一拳击中站在最前面的混子,左手挡住左侧汇过来的手臂,右拳击出,又一声惨叫。

接着他身形变换,躲过砍过来的一刀,一个横踢踢飞了一个偷袭他的人,对他来说这些人动作在他眼中如同电影中的慢动作一样,太慢,他总能够找到空隙躲过这些人的攻击,快速反击。

这时候张三丰传授给他的武功有了用武之地,他在人堆里闪躲腾挪,如入无人之地,各种精妙招式诡异无比,那些冲向韩宁的人还没看清什么,便给打到在地。

不一会儿,地上躺了一地哀嚎的混子,到处是丢弃的砍刀。

“老大,走吧。”司机的牙齿在上下打颤。

刘东阳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嘴唇哆嗦着,烟嘴早就掉在了裤子上,把裤子少穿了一个洞,使劲擦了额头上的汗,刘东阳颤声道,“快走。”

路虎车发出启动的声音,韩宁立刻察觉,他冷哼一声,用脚挑起地上的一把砍刀一甩,砍刀化作一道黑影直接穿过路虎车的车窗,整个刀锋横在了刘东阳和司机中间。

司机被吓的脸都绿了,裤子一阵湿热被吓尿了,他脚一松,车立马熄火了。

博爱做烤瓷牙
长春有什么专治牛皮癣医院
贵阳白癜风
泉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中山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