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越南80后女子拐卖婴童至中国(组图)

2019-12-04 17:4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越南80后女子拐卖婴童至中国(组图) 2011-07-30 12:58:17  

阿张(小图)、阿兰分别为本案的一、二号头目

脑水肿女婴经过手术后暂时脱险

越南人贩坐镇广东境内,遥控指挥老乡从越南抱新生婴儿偷渡入境,随即来到揭阳、汕尾等地贩卖。近日,本报连续报道了广东、广西警方联手破获拐卖越南婴童的特大案件。令人震惊的是,这样一个跨国拐卖团伙,其主要头目竟是两名“80后”越南女子,而成员主要也是越南年轻女子。到底她们是如何勾结连成一线?昨日,记者特地赶赴揭阳、汕尾陆丰等地,试图揭开跨国大案背后神秘的面纱。

今年2月,广西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称在广西东兴市江那村附近,有人多次从越南用船偷渡运送婴儿至中国境内贩卖。公安部随即将该案列为督办案件。

专案民警很快查明,该团伙偷渡婴儿入境后多转运至广东贩卖。今年6月,广东警方获得通报,该团伙主犯阿张、阿兰在揭阳盘踞,并遥控指挥作案,广东警方随即加入专案组展开侦查。而锁定主犯的揭阳则成了专案指挥部。

从6月2日开始侦控至今,该团伙已将21名越南婴儿贩运至广东揭阳、汕尾等地出售,同时还组织了多批越南人偷渡进入中国境内。

7月15日14时,专案指挥部抓住两名再次偷渡婴儿入境的越南籍嫌犯,随即在广西、广东揭阳、汕尾等多地进行收网,先后抓获了团伙头目阿张、阿兰等39名中越嫌犯,并解救该团伙尚未被卖出的越南籍婴儿8名。

主犯

两无业女子电话指挥

记者从抓捕录像中看到,所谓的主犯阿张、阿兰都非常矮小,看上去就如一般的年轻女子,但她们却是遥控指挥跨国拐卖的人贩头目。

一号头目阿张今年才24岁,原系越南海洋省人,二号头目阿兰今年29岁,越南金瓯省人。两人均是无业游民,虽然在案发地多年,但并无有效的入境证明。

十多年前,阿张妈妈从越南改嫁到揭西,年仅7岁的阿张也跟着过来了,因此,如今的她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而阿兰虽然不会说普通话,但在与越南方面联系起来,仍有很大便利。两人相互配合,通过手机,分工联系越南拐卖、广西偷渡、广东交接等,大到婴儿上下家、小到指挥交接上下车等,都一一指挥到位。

揭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要案件侦查大队大队长罗少鸿介绍,今年6月17日,揭阳警方接到广西警方的通报后,随即便查到了阿张、阿兰在揭阳的租住地点。

经过侦查布控,很快发现阿张与阿兰分开租住,因7月初广西一宗拐卖婴案的影响,阿张又搬了地方。很快,专案组将其活动接触的老乡、医生等都一一掌握,并有专人分别跟踪回报,最终确定了6个行动点。

当日行动中,专案民警兵分六路,在龙城区的三个行动点一举将阿张、阿兰及其他同伙抓获,而被卖至揭东的一名男婴和在试验区中间人手上的女童,也被顺利解救。

揭阳“中介”

妇产科医生物色买家

随阿张、阿兰一同落网的还有当地一名妇产科医生林某,她便是该团伙身后的“买方市场”。

经查,今年38岁的林某在试验区一医院任妇产科医生,后辞职自开药店,并兼做妇产科问诊等。据悉,其母亲及亲友有七八人在医院从事妇产科工作,因此手头有相当资源。阿张通过看病与其结识,后称有越南老乡来揭阳打工意外怀孕了,无法抚养想找人收养等。林某便答应帮忙去看看,找到买主后,便和阿张一起谈价钱。

林某及中间人最终被抓获归案,林某辩称自己并未从中收钱,“只是帮忙检查孩子的身体健康后收了一个利是”。

汕尾“分销”

寄存婴童由专人看护

光靠一个妇产科医生是不够的。阿张、阿兰还积极向汕尾等地辐射贩卖。专案民警很快循线发现阿广、阿红两名骨干成员的诡异行踪。

阿广、阿红也是早期入境的越南人,此前在当地越南人聚集的农场工作。

据汕尾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周群基介绍,婴童被拐到揭阳后,阿广、阿红将其抱到汕尾,交给当地人“上家”,由其再向下“分发”。今年39岁的庄存是汕尾陆丰县人,其在汕尾市邮电局宿舍的家以及老家铁炉村,都成了其存放被拐婴童的据点,更请来弟媳专职帮忙看护。

经查,无业游民庄存于去年底认识阿广,随即被其“发展起来”。7月15日统一抓捕时,庄存与中间人到汕头市中心医院为一名被拐婴儿检查,当场被抓获。

此次警方解救的4名婴童中,有两名已被庄存买到陆河县、甲子镇,而剩下则被其寄放在老家。据悉,庄存出售的婴童多经过多次转手,卖了又转,价格一般为三四万元。

婴童们被拐路上一直喂服安眠药

两男婴获救时脐带仍没脱;一名7月大女婴脑积水,幸及时发现手术保命。

“我知道是小孩,但没想到这么小!”汕尾警方一负责人向新快报记者介绍,收网前一天,为安置好解救儿童,专案民警还特地找到了当地民政部门及妇幼医院协助,“没想到4名男婴中两个连脐带都没脱”。

“小的只有三四天大,大的也不会超过十天。”专案民警说,另外两名也不过两月大。可怜的孩子们两人黄疸还有人肺部发炎、口腔感染,他们随即被送到了陆丰妇幼医院,进入新生儿监护室。

孩子一路睡得特别安静。记者从抓捕录像中看到,两名女特警率先冲进庄存老家铁炉村的家中,从其弟媳手中抱过被拐婴儿,立即上车离开。一路上,孩子一直昏睡,直至到了医院,才缓缓睁开眼睛。

“医生判断是给喂食了安眠药。”专案民警向记者介绍,为了运送方便,人贩往往给婴童喂食安眠药,一吵闹就继续喂,一路上往往喂服多次。“这些安眠药品对婴儿的脑部发育影响太恶劣了。”医生说。

破案后,揭阳警方解救的两名婴童也被送到汕尾会合,经医院体检发现,其中一名7个月大的女童脑中有肿块,并出现积水,必须动手术救命。当晚,专案民警连夜驱车赶往广州,次晨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施行开颅手术,“幸亏救得及时,孩子的命保住了”。

警方介绍,这些婴童经医院检查无碍后,将转由当地社会福利部门代养,今后再由公安部统一协调。

行动执行官说案:

人贩子为何选广东“销赃”?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是本次行动的执行官,据他介绍,“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的重要策划者是越南人,他们用电话遥控指挥越南人在越南带上小孩,通过界河从广西东兴登陆,绕过横江边检站,再从东兴搭乘长途客车到广东揭阳。

至于其为何要选择在广东进行“中转分销”,刘安成分析,广西、广东与越南之间交通便利,语言近似,是先天条件。同时,三地人长相相差不大,容易混淆。另外,该团伙几乎都采取由越南妇女抱着婴儿偷渡入境的方式,如果继续北上恐怕体力难支,也害怕战线太长容易被公安打击。

刘安成透露,该团伙成员的反侦查能力较强,虽然在国内是通过电话联系,但在偷渡时,就完全不使用电话了,用电筒打信号等。而且,由于边境线相依,妇女抱着婴儿上船后一推便到岸了。

刘安成坦言,同以往相比,这种从国外拐卖婴童入境的跨国拐卖案并不多,从个案来说并不是第一个,但要说完整地打掉整个贩运网络,尚属首例。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单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医院白秀兰
新疆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海口市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成都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