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萝卜纪元 第一章 土非

2019-10-12 22:1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萝卜纪元 第一章 土非

“我有一个美丽的梦想,长大以后种一大堆萝卜;一棵塞牙缝,一棵……”

“啊——”

“扑通!”

土非摸了摸作痛的屁股,不想却摸出一簇染血的毛。

“啊呀!”

土非露出两颗大大的门牙,眼睛通红,咧开嘴,对着眼前的“白胖子”咬了下去。

可是,一顿火星乱溅,土非的牙齿生疼,只能放弃了撕咬。不过,他红红的眼珠子乱转,恶狠狠地説道:

“我就不信我这只英明神武的兔子治不了一棵大萝卜,看我的!”

土非蹦蹦跳跳

,围着“白胖子”转了一圈,然后在附近一棵藤树上截了一段藤条,缠在他那宽厚肥大的脚丫子上。最后,他在“白胖子”身上挑选了一处凹凸不平的地方,一diǎn一diǎn爬了上去。

显然,这棵萝卜很大,土非这种年轻力壮的兔子爬了半个多时辰才到了萝卜上部,土非抬头仰视,郁郁葱葱的萝卜叶挡住了他的去路,他用毛绒绒的前爪抹了把汗,转过身,斜靠在萝卜身上,显得无比轻松惬意。

又过了几分钟,土非如骐骥一般,一跃而起,前肢抓住萝卜叶,萝卜叶顿时摇晃,轻微扇动,韧性十足。而土非也随着萝卜叶荡起了秋千,一摇一摆,玩的不亦乐乎。

“咿呀!我快抓不住了,看来只能靠我的迷你大门牙了!”土非故意説道,门牙不甘示弱,咬在了叶子上。

“哎呦,土非你咬着我头发了,快松口啊!好痛!”“白胖子”半腰里冒出两颗萝卜眼,张出萝卜嘴。

“嘿,xiǎo萝卜头,刚才我在你叶子上睡得好好的,你干嘛要将我扔下去,害得我掉了一地的毛。”

萝卜有些无语,这么大的萝卜竟被一个xiǎo不diǎn称为“xiǎo萝卜头”,这不纯粹损他呢!但是,他还是气愤的説了土非在萝卜叶子上所唱的“梦歌”,让他感到特别不舒服。

土非闻言,捂住嘴巴,但开瓣的嘴却不断漏风,无奈之下,只能説:“好啦,放心,我长大以后不会吃了你的,我只吃那些可恶的,美味的萝卜!”

萝卜无言,他是不可恶,可他很美味呀!

土非继续荡着秋千,萝卜时刻谨慎,害怕土非继续啃叶子,导致气氛倒显得有些沉默。

“土非,我们相识了六年,我还不知道你是雌的还是雄的,你能不能告诉我?”萝卜突然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问这个干嘛?”土非漫不经心问道。

“如果是雌的话,长大后我们做夫妻吧。”萝卜语出惊人。

土非一惊,借着惯性,身子落在萝卜叶上,大脚重踏叶子。

“去死,你爷爷我是正经的纯爷们!”

萝卜似是感受不到疼痛,嘿嘿笑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土非一阵恶寒,他们虽同属精灵,可不属于一个种族,况且都为男的,如果结为夫妻,岂不是了……

他索性封闭了听觉,在上面拣了一片有些脱落的的叶子,自顾自的啃咬起来。

时光匆匆,转眼已是繁星diǎndiǎn。土非又一次醒转,他摸了摸鼓鼓的肚皮,惬意的躺在萝卜叶子上,开始欣赏这迷人的夜色,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神渐渐迷离……

来到这世上已有六年,土非如孩子般疯狂了六年。他曾偷过夜莺大婶的鸟蛋,挖过大树伯伯的溶洞,淹过白蚁一族的巢穴,还欺负了同代兔子。更甚的是,他两岁时就偷看族中美兔洗澡,当哈喇子流了一地时,他被关了一个月禁闭。当然,生活中这样的事不在少数。

而这“白胖子”,似乎早就扎根在这片森林,还记得土非很xiǎo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棵如高塔般的白萝卜。那时他还天真地偷来族中的至宝铁锹,想在萝卜身上凿出肉来,却没想挖弯了铁锹,回族后自然被暴揍了一顿。

但是,土非从未放弃过吃这棵“白胖子”,他利用各种条件开始了“挖掘”工程,渐渐地,不知怎么的?萝卜也会説话了,让土非很是惊讶,连一棵萝卜都成精了?

同时,他也很高兴,在族中没有玩伴的情况下,萝卜的出现实在是太及时了。他开始教萝卜做各种坏事……

童年的时光就是晃,用大把的时间彷徨,用一个瞬间成长。

突然,夜色弥漫时,一串连续的怪叫声响彻森林,惊醒了正在迷离的土非。

他神色大变,急忙望向族群的方向,却被高耸的大树挡住了去路,只能隐隐看到些火光而已。

土非奋力跳脚,想要跺醒沉迷在梦乡中的萝卜,可几下重踏过后,萝卜还是没能醒来。他不禁有些恼怒,揪起萝卜叶就往下扯。

“哎呦,土非,又有什么事啊?”萝卜转醒,揉了揉萝卜眼,不满道。

“快diǎn,我族群的救命语响了,帮我看看那里发生了什么?”土非指着一处方向,急忙道。

白胖子精神一振,一个族的救命语响了,就代表那个种族危在旦夕,即将灭亡。此时容不得考虑,他的根须伸展,延长,穿梭于泥土之中。

过了一会,他才收回根须,慎重的説:“情况很不妙,你的同伴有一部分已经被一群人找了出来,关押在牢笼里。而另一部分则躲在第八窟,看样子,那群人马上要找到第八窟了。”

“你把那群人的样子描述一下。”土非急眼,看来情况很不妙

“好的!”

萝卜把刚才所见的那群人大概描述了一遍,让土非直接皱眉。

“那群人应该是云道镇上的人,不过,穿长袍、拿长杖的人我怎么没有映像。”

“不好!”

忽然,一个可怕的传説渐渐浮现在土非脑海,让他直接失声尖叫起来。

“怎么了?”萝卜关切的问。

“族奶年轻时曾在外闯荡时,要处处提防一种人,那种人被称为'法师',靠我们精灵一族来提升力量,而他们最喜欢穿长袍、拿长杖了。”

“你是説……那人其实是一个'法师'?”

“嗯!”

“那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冲过去,赶跑他们。”

萝卜觉得土非太善良了,皱眉道:“你太傻了,有些人,不是靠赶跑就能让他们却步的。况且你还未满六岁,体内元素还没觉醒,现在你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白胖子',你能帮我救救我的族人吗?”

“我试试吧。”

説着,萝卜又伸出根须,向着远方延伸;只是,在碰触到第八窟的障壁时根须被一道光弹回。

“唉,我虽为精灵,可毕竟扎根在这里,修为太低,无法移动,只能靠沟通土元素来延伸攻击,可你族群附近布满了法阵,我的攻击近乎无效。我也无能为力了!”

土非脸色煞白,他攥紧两只前爪,心里暗暗着急;同时他也在恨,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生上两天,因为后天就是他的六岁生日,他可以觉醒元素,得到一定的战斗力,还能拼命……这样不至于连战斗都参加不了。

突然,土非冷笑一声:“xiǎo萝卜头,用叶子将我扔在族地附近的大树上,我要记住那些人,哈哈,兔子抱仇,十时辰不晚。”

萝卜皱了皱萝卜眉,但看到土非那坚定的眼神,他只能説道:“xiǎo心一些。”

“嗯!”

“啊——”

土非诅咒,他还没准备好,就被抛在空中,顿时炸毛。

“碰!”

“喀嚓!”

树枝折断,吃痛的土非连忙捂住嘴巴,努力使自己不叫出声音。

“谁?”离这里大约百米处的地方,有一伙人,那伙人中有一个身穿红色长袍,手拿长杖的年轻男子,他似是察觉到这里的动静,冷喝道。

“这个……柯法师,这片森林的精灵较多,如果停留时间过长的话可能会招惹一些凶悍的精灵。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在意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事物了!”一个老人上前,凑在年轻男子的耳边,这般説道。

年轻男子神色倨傲,只见他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心里暗暗嘲笑:“真的是无知的人啊!连精兽都不知道,嗯,不过,这地方竟有这么多精兽,看来此行过后有必要让父亲来一趟了……”

正准备嘲弄这伙人时,那老人一叹,只能再度开口:

“柯法师,这片森林中和你一样领悟了奥义的精灵不在少数,甚至还有更强的存在。”

年轻男子头一缩,他只是初步领悟奥义而已,还无法与那些强大的精灵相比。那些精灵一把手都可以灭了他。

于是他只是打了个哈哈,便继续施展奥义力量,捉剩下的兔子。

而远在树上的土非松了口气,幸亏那年轻男子没有深究。不过,他一摸屁股,一脸肉痛……

六盘水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渭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常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六盘水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渭南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