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陨圣记 第七十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20-01-16 18:1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陨圣记 第七十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房间内气氛有些凝重,徐玉惠凤眼怒睁气呼呼地瞪着迷糊,眼看就要处于爆发的边缘。“外天的天气变冷了。”迷糊説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你这该死的煞星,为何每次遇见你都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徐玉惠右手拔下头上的金钗恶狠狠地刺向迷糊。“今日我便要杀了你这个祸害,换我一世的清净。”

好在有赵轩及时将徐玉惠手中的金钗夺下来道:“xiǎo姐,要不是这位xiǎo哥,昨夜我们就遭奸人毒手。”

不争气的泪珠子从凤眼中落下,划过雪白的肌肤,留下一道晶莹的泪痕。“赵叔叔,你可知道这人就是那坑我一千两银子的祸害。”徐玉惠永远都会记得这张令自己感到厌恶的脸。听完这话,赵轩双手气的发抖地指着迷糊道:“好呀,总算是找到你这个该死的妖人,今天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替xiǎo姐出这口恶气。”説完举着金钗刺向迷糊。

迷糊眼疾手快掐住赵轩的手,生生将钗子从他手里夺过来。徐玉惠见了立刻扑上去对着迷糊拳打脚踢地道:“快放开赵叔。”

稍微用力就将徐玉惠给推到在地,又将赵轩丢到一边道:“救了两个白眼狼。走,周瑜咱们不用管他们。”

正准备带着周瑜离开三界客栈,窗户外面响起一阵诡异而凄厉的笑声。吓得徐玉惠花容失色紧紧的抱住赵轩。警惕地盯着窗户。

被吓到的还有迷糊,突忽其来的声音太过诡异。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外面有无数双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房间。“这是怎么回事?”迷糊不确定现在走出房间就会被外面的妖魔鬼怪给撕成碎片。

躲在迷糊怀里的周瑜弱弱地道:“你走了之后外面就会不时的传来这种摄人的笑声。”这是群魔在等待机会,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四人吃掉。碍于三界客栈的规矩,只等四人一走出客栈就将群起而上。迫于外界的压力迷糊很克制地道:“跟你们二位説下我从外面探听道的消息,东日国已经易主,太子荣登皇位。你父亲随老皇帝而死,也算是死的忠烈。”

“父亲大人。”徐玉惠长哀一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默默的将这一切化为无声的愤怒。

赵轩眼泪巴巴地安慰着徐玉惠道:“xiǎo姐节哀顺变,老爷临走的时候吩咐老奴要将你安全的离开都城。他説国家大事不是你一个弱xiǎo女子可以参与。”

都城内的气机开始变的杂乱无章,几乎所有的妖魔都纷纷出动吸食外溢的煌煌龙气。白天的时候群魔选择蛰伏,一到晚上阴气变重就倾巢而出专门搜寻精壮的男子吸食精血,增强自身实力。仅仅过去一晚都城内就有不下十几人被吸成人干。还有被毁尸灭迹未曾发现的。一时间都城内人心惶惶。

眼看三日期限将至,走投无路的迷糊只好再一次掏出银子一口气买下十天住宿时间。希望在这十五天内能够接近皇广寺与慧能取得联系。不然四人真要葬身妖魔手中。

密探不断在皇广寺外盘桓,明哨暗哨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寺庙团团围住。僧人们每天背着大袋的粮食出门,为城内受灾的百姓送法粮食。慧能则独守寺内,在佛祖前诵经念佛祈求一方平安。

太子之所以能够篡的皇位是借助而来歪魔邪道的力量,而作为条件将东日国的国气也就是煌煌龙气让出一部分给群魔吸食。这一决定使得东日国国运大衰。都城内妖魔横行,好早皇城内有国运加持,否则以群魔贪婪的本性根本不会满足。

自第一夜群魔乱舞都城之后,皇广寺内就有佛声响起,这佛声凡人无法听见。却能够震慑妖魔,又佛光从天空洒落驱赶鬼魅,还都城一片安宁。妖魔鬼怪纷纷躲避佛光,汇聚在三界客栈内。强大邪恶的邪气充斥着客栈的没一个角落。

徐玉惠和赵轩两个凡人经受不住邪气的入侵,身体不断的在虚弱,不断的呕吐精神恍惚。周瑜带着慧能给的念珠则安然无恙,大抵是佛珠自带的佛气阻挡了邪气的入侵。迷糊因为自身有浩然正气护体,又和赤尻马猴这等妖界巨擘厮混许久也自然产生一些抵抗力。在窗户外看外面一片平静,可是阴暗角落里不知道又多少眼睛紧紧的盯着房间。

外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皇广寺公然与都城内的群魔为敌,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即将来临。处于黑暗中的群魔开始纷纷走出黑暗。第一个目标便是三界客栈内的四人。消息灵通的群魔知道里面的人和慧能有着不俗的交情。

“大王,我们什么时候上去杀了那四人。这样干耗着也不是个事。”黑暗中一个嘶哑的声音道。

“闭嘴,你若是想活着走出三界客栈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带着,总有一天他们会走出客栈。”

“大王,恐怕咱们等不到那一天,若是后天我们再不杀了他们四人,我们就要被干出客栈。”

“什么?阴鬼,你再给我説一次。”

“看门人説他们四人付了十天的房租,可是咱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就没有交租的本钱了。”阴鬼道。

“去给我抢,给我偷也要吧东西给凑齐。”

“大王,三界客栈的规矩,凡人可用金银当做房资,可是我们的话只能用灵丹妙药或者功法心得来抵押房债。”

被称为大王的是这次与太子签订协议的盟友之一,也是三界内臭名昭著的恶棍之一,他的出身是一个谜团,只知道他对凡人血腥无比,常常吸食人血,被人称为血魔。

血魔沉吟一会道:“既然他们不愿意出来,我们就将慧能给引出寺庙。给他来一个围魏救赵。找个机灵diǎn的给将风声放出去。”

“大王,xiǎo的明白。”

慧能变的很虚弱,走起路来都是有气无力,却还是坚持到佛堂内诵经念佛。以佛家慈悲的心肠悲天悯人,每日都用自身的佛法修为来为都城的百姓祈福消灾。

一个xiǎo沙弥急冲冲的跑到佛堂内将一个封书信送到慧能大师手中道:“主持,今日早上有一位施主送过来的。”

慧能拆开信封见上面写道:“遇救故友,速来三界客栈。”慧能将信封折起道:“我道是如何,原来是被困在了三界客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罢,拼着这老骨头也要走上一遭。”

“主持不可,您身为皇广寺的主持怎可以身犯险,不若让师弟前去一样。”慧静道。

慧能道:“我这把老骨头行将入木,死前也能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也不枉我交了一位好友。我走之后你可担当主持一职,你先别推迟听我把话讲完。师弟你天赐聪颖,佛法修为与我相差无几。是接人主持的最合适人选。希望日后皇广寺能在你手中发扬光大。”

“主持师兄。。。。”慧静欲言又止道。

“我大限将至,只是还有一段因果还未了解。只等此事后我便可了无牵挂的离开。”慧能起身将身上的云锦真金八吉祥宝莲纹妆花缎袈裟脱下来叠好郑重其事的放入慧静的手里道:“这袈裟是我寺镇寺之宝,身穿袈裟不坠魔道,今日便将此宝赠送于你。望你能秉持佛心普度世人。”

慧静跪下对着袈裟行三拜九叩的大礼,端正的接过袈裟。

慧能又取过九环锡杖道:“此宝身有九环,为纯金打造。内有佛祖释迦牟尼亲自加持的佛法在里面,乃是降妖除魔的利器,我辈修行以慈悲为怀切勿妄生杀念。今日赐你此宝,希你能除魔卫道之时不忘佛祖慈悲。”

慧静又对九环锡杖行三拜九叩大礼,恭敬的接过禅杖。

扶起跪在地上的慧静,慧能甚是安慰地道:“此二宝为我佛门重器,你当慎之、慎之。”。

“师弟谨遵主持师兄吩咐。他日定当弘扬佛法,普度世人。”慧静合手道。

这一天,皇广寺完成了主持接任仪式,很简单,没有繁琐的礼仪,也没有惊动都城内的新皇。慧能禅房前的两颗千年柏树不知忽然枯萎,青翠的柏叶“嗖嗖”地往下掉。等到寺内的僧人发现后,柏树早已落光了叶子,留下光秃秃的树干矗立在禅房门前。

慧能卸下主持之位后便一个人身穿一件破旧的僧衣走出皇广寺,寺庙外的谍子都悄悄的跟在后面,并派人去通知张子辰。

不在乎后面蜂拥而至的秘谍,慧能独自一人叩响了三界客栈的大门,守门人偷偷瞄了眼们外的慧能道:“请回吧,此处不招待和尚。”

慧能合手道:“还请施主通报一声,住在此处的贵客迷糊xiǎo施主,就説外面有一个和尚求见。”

“你等着,我跟那傻xiǎo子説声,你们这些人生生把一个客栈搞得乌烟瘴气。掌柜的都开始埋怨。”守门将大门合拢去找迷糊。

听了守门人的话,迷糊很惊讶,惊讶于他居然会给人传话。并且心甘情愿而且毫无怨言。“我虽然见钱眼看,可门外的是位高僧。我敬重的是他,不是你。”守门看出了迷糊的表情道。

“快,赶快收拾东西,不用收拾了。咱们这就离开客栈。”迷糊督促地道。

虽然不知道是谁找来的救兵,不过应该是慧能无疑了,昨天夜里那群妖魔已经离开了客栈,本来打算几天早上就走,想不到和尚自己找上门来,他可真是神通广大。除了客栈的门,慧能正在门口等自己。

“大师辛苦了,三番几次的烦劳大师。xiǎo子真是过于不去。”迷糊客气地道。

慧能道:“施主不必客气,你我能够相聚便是缘分。”看着绝色倾城的徐玉惠道:“这位便是徐xiǎo姐吧?”

虚弱的徐玉惠diǎndiǎn头道:“xiǎo女正是。”

“令尊一生忠烈,是我辈敬仰的楷模,忠门之后我自当保全你。”慧能道。

张轩拱手道:“多谢长老出手相救,他日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大师。”

“走吧,我送列位出城。”

五人刚走出不到百余步,密探们纷纷跳将出来,拦住了去路。“想走?将那女子留下。我便放你们三人走。”张子辰手下密探头子之一的沈杰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青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莱芜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牛皮癣医院
南阳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湛江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