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梧桐孤墳寂寞小說

2019-10-12 16:47: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清晨,一辆红色的拖拉机到六号井去拉煤,几个到六号井去装车的婆娘在路上想搭他的便车,于是便向他招手呐喊可是,那蹩怂司机硬是不理不睬不停車卻也罷了,還故意加大了油門,“突突突”飛速著從那群婆娘的身邊一閃而過那漫天飞扬的尘土顿时包围淹没了她们这可就惹恼了那群老娘们,她们朝着那辆拖拉机指着骂骂咧咧,骂得好难听:“尻恁娘,王八鳖孙,等一会翻车砸死你个毛驴子”

  “就是的,他娘那个逼,跑恁快弄啥哩,去抢孝帽子去哩呀”

  有人说新疆地邪,有时候确实挺邪乎,说谁谁到,想啥来啥那个拖拉机刚刚下了山坡不多时,就听到一阵翻车的巨烈响声那群婆娘急忙走过去一看,唉吆娘啊那拖拉机果真应了她们刚才所骂的话,车真的翻了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死的可真惨,他的脑袋被压在巨大的轱辘下面,脑浆崩裂,一命嗚呼那惨不忍睹的景象顿时把那群婆娘们赫了个半死,她们再也没有兴趣骂人,均手足无措,浑身哆嗦着不知所以为然

  后来,那个司机的家里来了人,可能因为他家里贫穷还是为了什么,也可能没有什么能够主事的人总之,他们最终就在那出事的地点不远处就地挖了一个深坑之后,就用一副薄棺材把他草草掩埋了从此后,那片山坳坳里无形中就冒出来了一个崭新的土包包,一座格外凄凉的孤坟

  从此后,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冤死的小伙子年轻力壮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总而言之,他的阴魂似乎不散从此后他就在那片刺蒿茅草稀须的地方尽然经常演绎起了鬼故事尤其是在那月高星稀,阴风婆娑的夜里,均有不少人在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山坳坳里遭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值夜班的矿工们在深夜两点钟交接班,一点多就要从五号井徒步到六号井三公里左右的路程不算远也不近,不久后就有人在暗地里叽叽咋咋,传说纷纭说有人在那个阴气萦绕的地方遇见了三个脑袋的鬼

  一天夜里,冷风嗖嗖,老丁去六号井上夜班当他步行到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区域时,尽然懵懵懂懂的围绕着那个孤坟周围转起了圈圈……

  事后,老丁瞪着依旧惊悚的眼睛向我们描述着:“老子在那个鬼地方转了很久很久,格老子,硬是把老子累惨喽”他是四川人,身材矮小骨瘦如柴他接着道:“龟儿子,日妈眼瞧着就是原先的那条平展展的路晒,可硬是总感觉到时间不大对头别个时候早就应该到了地方,今天晚上郎个硬是搞秋除脱喽晒”老丁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他情知不妙,干脆就不走了他坐在土堆上面卷了一根莫合烟,在点火的一瞬那间,他顿时醒悟过来了哦吆原来他恰巧坐在那个坟头上呐他确实挺胆大的,尽然朝着那座孤坟啐了几口吐沫,骂了几声格老子,然后毅然决然的走出了那片迷茫而充满诱惑的围城

  一天黄昏时分,一辆马车路遇此地,那马车夫老汉不知咋了,尽然懵懂间似乎觉得到了连队的食堂炭房处他二话不说就打开车厢板开始卸车,待到快要卸完的时候,一辆汽车从他的身边路过时,那刺耳的喇叭声顿时把他惊醒了他一看,哎哟麻烦大喽,怎么把煤炭卸在这个鬼戳戳地方喽他惊慌失措,煤炭也不要了,急忙赶着马车溜之大吉后来有人调侃道:“好一个糊涂的老家伙,大白天的就把煤炭卸到这片戈壁滩上,看来他肯定是猫尿喝秋多喽”

  高正树瞪着眼睛朝着我们吼道:“那个破坟墓算什么,最近罗志祥家里面那邪气闹的才叫凶呢”

  我们急忙问:“啥秋事情把你惊奇成这般怂模样”

  他道:“老罗那天上班去了,回来后见两个娃娃哭天喊地的,嗓子都哭哑了他的娃娃对他说:“屋子里面有个阿姨,她站在那个桌子跟前梳头,头发长的很……”

  我们道:“那女的,她是谁呀”

  高正树瞪眼喝道:“老罗走的时候把门锁了,知道吗那个东西肯定不是个人喽”

  “喔喝,确实挺吓人的哈”我们都惊呆了

  在全矿大会上,马矿长瞪着眼睛吼道:“扯淡尽瞎扯淡谁说的有鬼呀,啊有种的话站出来到这讲台上来说说尽是红嘴白牙瞎造谣,无事生非,唯恐天下不乱告诉你们哈,这可是新社会,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还信神信鬼的呢,真是的有个人我今天给他留点面子,也就不点名批评他了平时下井干活的时候还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班了你们看看他那衬衣领子上面依然还是白白的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大家可以好好考虑考虑啊这干活的劲头不足,但造起谣来却是一套一套的哪里有什么鬼啊,啊有的话不妨拉过来让我们大家瞧瞧,真是的从今后,谁要是再胡说八道,无事生非,造谣惑众,看我不敢停他的工,开他的批斗会”大家均心知肚明,马矿长不点名批评的就是那个高正树

  一天夜里,我们哥几个正在宿舍里面玩扑克牌陈汉军骑着自行车“咣当”一声攮了进来,是连人带车一头攮进来的我们被他的此种行为吓了一大跳,都喝斥他吃秋多了如此莽撞然而,但见他脸色苍白,一丁点血色都没有他上气不接下气地结结巴巴语无伦次道:“鬼,鬼……我碰到真鬼了……”

  “啊不会吧”大家惊呼

  陈汉军喘着粗气道:“真,真,真的就在那个电线杆子后面,好高的个子,三个脑袋,杜老师不让我回来吧,我偏要回来,这下倒好了,差点被那个鬼抓了去”他指着他的肩膀处对我们说:“不信你们看看,这里可能都被那个鬼抓破了”

  大家急忙围拢过去,我说:“哪里破了,怎么没有啊,这不是好好的吗”

  大伙边散开边冲着陈汉军撇嘴吼道:“你这个老抠门啊,哈哈哈……肯定是他娘的在杜老师家里喝酒喝骚掉了,还装神弄鬼呢,哈哈哈……鬼啥样啊漂亮的女鬼吧,拿来让哥们儿都瞧瞧,哈哈哈……”

  陈汉军瞪着眼珠子吼道:“你们爱信不信,我才喝了那么两小杯酒,根本就不是喝酒的事情我真的见鬼了,我要是说一个字的假话嘛,我们全家立马死光光”

  “喔真的啊”大伙顿时惊呆了我们那时才二十浪当岁,正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的时期,哪里信那些鬼怪但是看着他那副狼狈相,他灰头灰脸,脸色如土地颜色一般无二再说平时他也从来没有过如此的表情和表现呢哦吆难道真有此事大家不禁面面相鄂,我们开始有点相信了我们可不是好惹的,几个哥们顿时都吼着要去收拾那个魔鬼通过一阵商量后,大家拿着几包炸药和雷管,大家兴冲冲地结伙而去大伙边走边嚷嚷着:“今天晚上说啥也要让那个魔鬼见识见识我们这些楞头青的历害”

  我们到了那个小坟头跟前,几个会放炮的哥们一阵子忙乎捣鼓,随后我们都撤退到很远的地方趴下

  “轰隆”一声巨响,我们把那鬼家伙的坟头老窝几乎快要炸平了随后大家在那坟头上又是屙屎又是撒尿,哈哈,那个疯狂折腾与开心痛快,自不必多说了

  第二天,没有料到我们的马矿长依然还是得到了信息情报他带着几个中层领导干部直接来到了我们的宿舍里,他们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询问清楚之后,马矿长便撇呲着大嘴就对着我们训斥起来,他道:“尽胡说八道,哪里来的鬼呀,啊我早就在大会上说过,这世上压根就没有什么鬼神之说你们这些小知青啊,小小年纪就是不学好共产党的天下,还能够相信那个迷信不成,啊”我们急忙七嘴八舌抢辩着,马矿长瞪着眼睛吼叫:“都是些胡搅蛮缠的家伙,无论如何,也不能拿矿上的炸药去胡整吧,啊不过呢,看你们都是一群狗屁不通的小家伙,这次就饶了你们,下不为例哈”矿长随之又转了个面孔,教导我们说:“以后再遇上那种事,打开打火机照它呀,那个邪气东西最怕火光了,懂了吧一群坏怂货,嘿嘿嘿”

  我们都知趣地点头哈腰称是三猴子朝着马矿长鬼迷使脸一副汉奸相,他讨好巴结道:“唉,马矿长,千万莫得生气哈,这俗话说的好,气大伤神嘛,是吧哈哈哈,来来来,先抽支苤烟我们保证,从以后我们要是再碰见了那个鬼东西,我们就给他读毛主席语录: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马矿长你看这样行不嘿嘿嘿”

  矿长被逗的噗嗤笑了,紧接着又严肃道:“竟胡咧咧,这哪跟哪啊,碍的上吗真是的,还背毛主席语录呢,真是的,难道它能够听的懂啊要是能够听的懂的话,那它就不是什么鬼怪了,真是的,一群二楞子”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慢慢平息了

  秋季,树叶黄了秋风荡漾,一群大雁嘶吼着往南飞我们这些煤黑子被派到南戈壁去挖大水渠,口号是大战苦干一个月,争取为党立新功,为国争光彩说句大实话,那可是个苦差事呢口号归口号,喊破了大天也是口号那活路真的很累,确实是累死了戈壁滩上风吹石头跑,沙尘满天飞放眼望去,那戈壁滩一望无际,一派荒芜凄凉,戈壁石头遍布四野,刺颗杂草丛生,是个标准的兔子不屙屎的鬼地方工地上水渠边上四处彩旗飘飘,旗帜被那凛冽的风沙吹的“噗咧咧”直响吃饭时间到了,大伙无可奈何,只有三五成群成片席地而坐在那荒郊野外的大渠旁边,一阵阵大风袭来,每个人的饭盒里,碗里尽是沙子哎吆,实在是没有办法大家均如此这般,包括领导干部在内,谁也没有任何的优待优惠条件可讲口号就是那么定的喊的:“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斗,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最终,水渠还是按期完成了大家待在戈壁滩上围坐在一团,等侯着汽车或拖拉机送我们返回原单位大家那个望眼欲穿哦,都在急切盼望着那车能够早点过来打道回府呐回家这是多么幸福甜蜜的时刻,那种感觉与感受是如此的令人想入非非,似水柔情, 澎湃毕竟,大家均是在此处艰难困苦的受了一个月的洋罪与考验实话实说,说白讲透了其实就是很久很久没有和家人以及媳妇团聚了其实,那才是真正的大实话,大家都不好意思说出那层意思罢了在那个年代,只能是跟随着模仿着唱高调,唱高调既容易又很吃香呢假如直接了荡说想媳妇了,可以夸张的说想的眼睛都有点绿了那还不是要等着挨批挨斗嘛封资修的东西,贪图享乐主义那可是要不得地

  我们就那么呆楞着侯着等着,不久,我就有点沉不住气了我去询问李排长,李排长道:“急啥呢,你个小伙子又没有结婚,急吼吼着回去做什么呢呆着吧,说不定今天可能还走不了呢”

  我无聊无奈的搓着手呆呆杵着,如此看来,今天走不走还另有一说呢我低头推算起来,估计最起码这两个小时之内没有车我何不悄悄的溜达溜达,溜达到那不远处的红八连,那里有我那一个很久没有见面的女朋友小琴,最起码可以去瞧瞧她向她道个别吧

  实话说,俺那个女朋友确实挺漂亮的,她一米六八的个头,眉毛如柳叶弯弯,那双令人迷醉的毛桃眼,那长长的披肩发……

  她看到我来了,显然特别的激动她挨近我说:“死鬼,那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来看看我,当心哪天我被人家抢走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哈”

  我把她拥到怀里嘻哈道:“抢走,哪个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敢挖俺的墙角,嘿嘿嘿,好久不见哈亲爱的,来,先蜜一口”

  “嗯……死鬼,也不看看张凤老师坐在那里吗不害骚你”小琴娇羞道

  张凤老师头也不抬说道:“没事没事,你们两个先忍耐一会哈,等我把这落学生的作业改完了,我就给你们腾地方哈,嘻嘻嘻”

  我们都傻呵呵傻笑着,小琴盯着我说:“你个死鬼,人家为了你,把那么多的牲口都得罪了,前几天还有人扬言绝不放过我呢但是你们家还不领情……”她满肚子的委屈与滿腹的牢骚付于言表:“我这么年轻漂亮,你们家却挑三拣四,硬说我们两个的属相不合,多俗不可奈呃”

  我确实无法抗争,因为父母亲就是看不上她,说她长得太漂亮,而且身后追求她的人那么多尤其是我母亲,她说:“你看看她那身材,那水蛇腰,那细细的手指,哪里像个干活的材料找老婆嘛,能够生孩子,能够洗洗涮涮就中了,找那么个花朵一样的闺女能够当饭吃,还是能够当衣服穿……”

  有时候,小琴在我的面前像演节目似的蹦蹦跳跳着说:“我有时候觉得,你母亲可能是想让你找一个腰粗粗的,脸盘大大的,就跟水牛似的老婆,腰粗能够多干活呀哼我也不知道哪点得罪了她老人家”

  我说:“你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你好,你早知道俺娘喜欢肥壮一点的女人,你就多吃饭嘛,还好意思说呢,早就知道你喜欢整天打扮捯饬自己,那么出众干吗不是想招蜂引蝶是什么”

  她脸色通红,近乎于吼道:“那还不是经常思念你,想你,所以才吃不下饭,饿瘦了呗嘻嘻嘻,你也不想想,我这都是为了谁呀我面条点儿不是让你多看几眼,多开心些嘛嘻嘻嘻”

  我说:“我可没有让你那么做哈,只要对俺真心实意就挺好的”

  她说:“我当初就是因为看上你,才为了保持好的身材和容貌,难道也错了不成嗨吆,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呢煞你母亲目前还是那个态度吗她同意我们两个的事情吗”

  共 699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时间段是知青上山支边时候,这是一个在戈壁滩上的工地,一个开着拖拉机的司机的死亡,结果闹出了鬼混邪说的故事但谁都知道事实根据的背后,鬼混并不会出现,马矿长的话点醒了工地上的小年轻们,最终炸了坟茔了事虽是如此,但鬼混的印象还是在大戈壁的夜晚若隐若现,最后主人公还是在回家的途中经过了那个令人心悸的地方当然小说的结尾是出乎意料,原来是一道山坡上长长的沟壑的影子,看起来像一个黑影的狰狞的样子,最终的结局是主人公自己吓了自己可以说小说的结构非常明确清晰,出乎意料的结局也在情理之中回头来看戈壁滩,几个形形 的工友是一幅简单的大漠印象,飞沙、土丘、冷寂,都刻画地入木三分,在这个时间感与空间感上,描写地非常到位同时大漠的夜晚的冷寂也突出了孤坟“寂寞”的主题,通过主人公与小琴的爱情的对话描写,有时代的朦胧感,侧面突出了在边疆的茫茫孤独和生活的艰辛,人们憧憬着对家园的希望与爱情的直白深深的表现出来,这是一段让人铭记的热血的青春记忆,时时的火光照耀在心间小说的时代感非常明晰,字里行间可以看到那个时代的缩影,作者通过对几个年轻知青岁月中的叙述,让我们看到一处珍贵的在风沙中年轻记忆欢迎作者赐稿,期待更多佳作【:甲申之变】

  1楼文友: -22 1 :18: 1 欣赏老师的佳作,我想,内心的孤寂是真正的灵魂吧

  2楼文友: -2 00:17:20 多谢甲申老师的评语,甲申,如果姓王的话,就是我当知青时候的王甲申老师傅,哈哈,无巧不成书呢是吧多谢甲申老师

  楼文友: -2 09:10: 6 一篇很好的小说,很会渲染气氛,尤其语言对话很有地方民族特色,雁南,好样的,沿着这条文学之路走下去,你会越走越宽广祝羊年吉祥,文采飞扬

冠心病高血压服用通心络胶囊怎么样
心律不齐吃什么有效
拉肚子如何止泻效果好
成人拉拉裤正确用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