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补天道 六八二 龟甲背后图,另有玄机藏

2019-10-12 21:20: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六八二 龟甲背后图,另有玄机藏

一个月时间匆匆而过,每个人都在焦虑中度过,但无可奈何。

孟帅开头也是焦急的,不过他向来心宽,焦虑了几天,忽想:这是人力不可逆转的天意,我若为老天焦急,那不是名副其实的杞人忧天了?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么一想,他居然就踏实下来,不怎么急切了。

不过为了转移情绪影响,他除了例行修炼之外,也做了些别的事。

比如説,研究一下谢离给的那个龟甲。

那龟甲不知是多少年前的古物,上面有水无寿所留的一篇短文。短文是关于阵法道理的,既是阵封,又是兵阵,相当于一篇总决,高屋建瓴的阐述了阵法之道。虽然短小,但极尽深奥,字字珠玑。孟帅虽然精通龟门所学,但毕竟年轻识浅,且在兵道阵法上是个半桶水,对于这篇文字,也只是半懂半不懂。

那种好像懂了,即使什么也没懂的感觉……最讨厌了!

研究了几日,孟帅转而研究其中的封印。

早在之前,孟帅就现了龟甲上附着的封印,但是非常隐晦,就算是高手,等闲也难以察觉。孟帅还以为是龟门宝物自带的封印,但后来觉得不是,因为封法也好,印图也罢,都不是龟门的风格。

既然不是龟门封印,那就是后来者强加上的了?

孟帅不觉有些不爽,封印不是乱封的,虽然很多材料在封印之后,身价提升百倍,但也有些奇物,加上封印反而破坏了原有的特性。孟帅心中自然觉得自家师门留下来的是宝贝,后人不识货,可能糟蹋了重宝。

不过经过几次审视之后,孟帅觉,这封印不是加诸龟甲本体上的,而是在龟甲后面,黏了一层其他材料,上面带有封印。

而封印的作用,应该是……纳物?

孟帅甚是吃惊,因为封印中,纳物的封印是最死板的。因为封印涉及虚空之道,而对于虚空的奥秘,人类知之甚少。

很少有人能系统的掌握虚空封印,大多数只是照本宣科,掌握一个祖留传下来的纳物封印,用以制作空间饰品而已。

而空间饰品制作的规程,同样相当的死板,只有特殊的材料,特殊的构型,配合虚空纳物印组合起来,才能成一个合格的空间饰品,这些要素哪一样变动一diǎn儿,空间饰品就会变成一个废品。

因此在封印器百花齐放,千奇百怪的世界中,唯有空间饰品像是一家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批量商品,所差的无非封印重数高低,空间大小各异。而一件物品是不是空间封印器,不用封印师,有diǎn见识的谁都能看出来。

是以空间饰品是很方便的,但未必安全。这玩意儿就像个移动保险箱,虽然旁人未必摸得着,打得开,但任谁知道这东西里面有好玩意儿。

但凡有空间饰品落在外面,绝少有保得住的。落在旁人手里,一定会被认出了,接着打开,加上封印保险也架不住一山还有一山高,总有破解的办法。能够秘密保存珍宝的容器,绝不能是空间饰品。

除非是改造过,失去了标志性外表的空间封印器

但那又谈何容易?

一般外型上的改造容易,比如刷刷漆什么的,但那样的改造当然不保险,高手的眼睛都毒着呢,岂有认不出来的道理?而更高明的隐藏方法,在封印层面上很难实现,只有利用其他方法。

一般有什么秘宝,贮藏方法就是把空间戒指放入木头里、金属里或者更特异放入生物体内,跟毒贩子一样想尽办法隐藏。

但有些封印大能,或是接触到了虚空的奥妙也好,或是偶然现了封印的变化也罢,能够改进虚空封印的印图,从而彻底推翻空间饰品的外形,做出异于其他的独门封印器。那才是彻底的隐藏。因为空间饰品不能更改,所以造成了一个盲diǎn。只要不是空间饰品,就很少有人去探究其空间性,从而异常保密。反而将最劣势化为了最优势。

譬如这个龟甲。

研究透龟甲之后,孟帅不由得钦佩不已。这个封印器做的……高明而且富有现象力。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合在龟甲上的东西,本来是膏状的。而封印就刻在膏状物上,也不知这膏物是什么材料,竟能在柔软的状态下,实现储物的功能……将膏状物涂抹在其他材料上,随着时间的变化,膏状物凝结,和附着的东西融为一体,当真是神仙也难分辨。

也就是説,这膏状物储物封印器,虽然可以改变形状,附着任何材料,当真是保密的最佳形态。这个构思大胆,实现起来更是太难,也只有封印界的鬼才才能做到。

孟帅甚至怀疑,这就是龟门的作品。虽然与龟门的风格有差距,但是只有龟门制作出各种奇迹,才能让他深信不疑。

不过后来研究了一下,还是不对。因为那膏状物封印和龟甲差着年代。经过一些检测,膏状物的年代,至少在龟甲之后几百年。恐怕是得到龟甲的某个后辈,将自己需要贮藏的东西,贴在龟甲之后。同时将龟甲染色伪装,做成不起眼的造型。后来流落在外,最终落在谢离手中,里面的东西还没被现,那几百字的短文已经造就一个小高手了。

现在龟甲落在孟帅手里,孟帅自然不满足于只看文字,反而要把龟甲中藏着的东西拿出来。不如此做,对不起他的好奇心,也对不起他封印师的身份。

只是説来简单,做来却难。这膏状物经过风干之后,已经非常紧贴龟甲,难以变形。而它的封印,却在附着龟甲的那一侧。要把膏状物扯下来,必然造成龟裂甚至彻底碎裂,里面的物品也是难以保存,只会在空间的湮灭中被吞噬。

孟帅想了很多办法,利用特殊的封印隔着膏状物消磨封印。龟甲材质特殊,很难用精神力穿透,也亏了他懂得虚空封印的奥秘,这才用另一边一diǎndiǎn的结构封印的图形,然后找出弱diǎn,一丝丝消磨。

就这样,孟帅前后消耗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将封印消磨殆尽。

这一日,林岭跟他説道:“且准备好,我看天象,乱流就在一两日。你回去待命,乱流一起,立刻出。”想来这一个月连林岭也是急了,这才提?督促孟帅。

本来孟帅也是心急的,但这几日消磨封印有diǎn上瘾,如今正到了关键时刻,不免烦恼,觉得空间乱流不凑巧,让他一鼓作气的兴致受到了打扰。

是暂停研究,等待归来,还是拼上一把,趁最后一两天给解决掉?

研究了一下进度,孟帅觉得还是拼一把好了,九十九都做了,叫他在最后的一前面停手,就像下载到百分之九九挂掉了一样,蛋疼逼死人啊。

这一日晚上,孟帅的精神力混着真气最后在中间转了一圈,咔嚓一声,一丝微小的声音传来。龟甲的背面松了。一块硬物脱落,只是因为形状的缘故,还卡在弯曲的龟甲里。

成了!

最后一步,要分外小心,孟帅谨慎的将硬物一diǎndiǎn的移动下来,彻底和龟甲分离后,放在桌子上。

那东西就是一层硬片,比书皮稍微厚一diǎn儿,黑不溜秋,一diǎn儿也不起眼。孟帅若在街上看见,捡都不会捡,最多做好人好事,将之移动到垃圾桶里。

背面翻转过来,整个封印构图落在孟帅眼中,和他之前推测的差不多,不过其中还有凝聚膏脂和附着物体的辅助封印,是孟帅之前没有想到的,多看了几眼,孟帅也啧啧称奇。凡是与众不同的封印都值得花功夫研究,因为它们身上更能存在着一条完整的封印传承脉络。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孟帅随意的扫了一眼,突然现封印图的中央,有一个复杂的符号,不是封印图,而是有特殊意义的标志。

这个标志,很像是太极图,但构成略有不同,更抽象的多。

这是……家徽?

孟帅迟疑的分析,在这个时间上,也有一些大世家是有家徽的,不过并不多见。据説那是古时传统,能有家徽的世家,大多是古代留存到现在,少説也有几千年传承。当然还有一些世家早已湮灭,但他们的家徽和带有家徽的物品会留传下来。专门有人记载这些家徽的来历与历史的遗迹。

孟帅是没学过这些东西的,但他却觉得,这家徽有些眼熟。

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徽记?

想了想,孟帅又摇了摇头,一时想不出来,到底什么时候什么地diǎn见过。

既然想不出来,那就算了,孟帅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空间物品中的东西。这么宝贵奇特的一个空间物品,里面肯定是收藏最好的宝贝的吧?如果是古老的世家收藏,或许能看见和现在完全不同的古风宝物。

当然,从封印上来看,这个空间储存器的空间不会很大,但只要有一两件至宝,也不逊于一般的宝物一堆。

精神力延展,孟帅现果不其然,里面只有两件东西。

一个是一张信笺,只有半张纸,上面潦草的写着什么。而另一件是……

“怎么是这东西?”

孟帅愕然,手一挥,一道红光出现在指尖。

黑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濮阳好的男科医院
烟台好的男科医院
黑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濮阳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