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龙迹 第二章 强大的怨灵

2020-01-16 19:40: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迹 第二章 强大的怨灵

“你们元族本就最亲和元气,这套弄元决对于元气的细腻处理的确罕见,可以说是没有浪费掉一丝一毫自丹田运转出的元气。只不过这丫头现如今还只有辰境的实力,无法引动天地元气。否则只怕那引动天地元气的能力也将发挥到极致。此手段遇到同阶对手,的确鲜有敌手。不过却还称不上无敌。”另一位灵魂虚影沉思了片刻,随后有条不紊的分析着。

“哦?这么说来,血老头你已经找到了破解此元技之法?”之前那笑意盈盈的老者不服输的道:“你可别说什么修为压制之类的方法,我们比的可是同阶里各种元技的强弱。”

“我自然知道,不需要你提醒。”另一位老者不甘示弱,随即道:“众所周知,我血族在元技方面并不算擅长,擅长的其实是血技。只可惜这丫头并非是血族之人,否则,我定让你见识见识我血族血技的强大。”

“这有何难,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血族之人。”说着,那元族的老者虚手一招,半空中的郭永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吸力。任凭他具有耀境修为,也只能任由这股吸力摆布,可见那元族老者生前实力有多么强大。

这一幕,不光是郭永大惊失色,就连那血族的老者的灵魂都为之一怔。他没想到那元族的老者居然也发现了郭永的存在,当下心中紧张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威慑之力自自己的灵魂爆发而出,喊声到:“元丰,你这是何故,他可是未来的八族之主,你可不要乱来。”

“用得着这么紧张吗?”见血族老者如此紧张,元丰的灵魂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你我都是已经死去之人,就算昔年是敌人,如今在此地相处了也有千余年,我的人品你还看不出吗?”

血族老者多少有些迟疑,但也知道元丰为人还算光明磊落,不说是死后,在生前敌对之时他就知道。凝神良久,血族老者终究还是撤回了自己的灵魂威压。但还是出声警告道:“他不光是我血族的皇者,将来也是你为元族的尊者,八族的未来可都与他息息相关。”

“你以为我是族里的那些老糊涂么,当年我可是反战的,但大战开启了,为了元族我才不得不出手的。”追忆起往事,元丰也有些伤怀。说道:“如今,不光你们血蛮魂三族势力大损,只怕我元族也没有当年过的舒坦了。”

血族老者看的出来元丰乃是性情中人,追忆起往事也会与自己一般悲伤,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笑,说道:“算了,今日不说这些不开心的往事了。你将他招下来吧,我正好也有话想与他说道说道。”

随着血族老者的话语落罢,郭永便被元丰以强大无匹的吸力吸到了地面之上。不过在这期间,郭永也算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敢情是这两位昔年的强者在此较量元技,而花裳则是成为了他们承载元技的载体。这样的境遇不断不能归为遇到了危险,相反,乃是一场不可多得的奇遇。

同时,那元族的老者将自己招致下来,似乎也是想让自己也经历这种奇遇。

郭永平稳的落在地面之上,最先吃惊起来的莫过于花裳了。并非是因为郭永前来救自己,而是因为郭永之前所受到的伤势居然全部恢复,精气神更胜从前。

“相公,你的伤?”花裳惊得捂住了自己的红唇,满眼的不可思议。

“被魂族的一位前辈给救好了。”郭永笑着回答,随后对着一左一右的两个灵魂虚影都报了抱拳,躬身道:“晚辈郭永,见过两位前辈。”

两位老者都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郭永,都用着一种审视的目光在仔细审视着这位在千余年前便被预言了的天选之子。只不过元丰更多的是一种好奇,而那血族老者则是一种慈爱。

良久,两位老者才从失神之中回过神来。那血族老者连忙跪倒地上,激动道:“血族长老血深海见过吾皇。”

这多少让郭永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将老者拉起,但心里知道这都是各族的信仰所致,不可改变。“前辈这样真是折煞小子了,我何德何能,若不是走运被血龙碑选中,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混迹挣扎呢!”

郭永说的乃是大实话,的确是血龙碑改变了他的一生,虽然让他莫名中背负上了许多不可推卸的。但同样让他的修炼天赋得到了十足的改变。

“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了。”一旁的元丰见血深海似乎还有话说,连忙出声制止道:“血老头,虽说这小子是你们血族的皇者,但还才刚刚突破耀境,用得着你如此么。还有,我们两之间的比试到底还来不来?”

“比,当然要比了。”血深海性格固执,做事总喜欢分个胜负。闻此一言,胜负之心大起。如今郭永这个象征着血族信仰之人在此,血深海更是觉得不应该弱了血族的威风。拍了拍胸口,血深海向着郭永保证道:“吾皇,这次只能麻烦您了,不过您放心,血气乃是修者的真正本源所在。一切元技的运转都需要经过血脉来引导,比起对于元气血气的细微控制,没有谁可以比得上我们血族。”

郭永微微一笑,暗自点了点头。如今的郭永已经养成了识人性格的眼光,纵然不使用通天之心郭永亦能一眼看穿血深海争强好胜的性格。这样的人都是些光明磊落之辈,不喜欢耍心机,乃是郭永喜欢结交的一类人。

“那就请前辈指点。”这乃是奇遇,郭永自然不会拒绝。

随后,血深海似是不想让血族的秘法被他人知晓,刻意走到郭永的身边,附耳小声介绍着血族的元技。

一番近半盏茶的讲解,郭永也算听懂了这种血技的元转之法。说起来这种血技也是血族立足的根本,乃是血族最古老的血技之一,叫做血源诀。

这血源诀其实与花裳之前所展现出来的弄元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将体内的能量无限细化,换句话说就是一套元技或者血技,施展之时所需要多少元气或者血气,就在体内调转多少。只不过初次接触这种技能,很难驾驭,稍不注意便会有所浪费。

这是一种需要日积月累的技能,需要长时间的磨练才能达到轻车熟路的地步。当然一旦达到那等地步,对于修者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这种不浪费一分一毫使用元技血技的能力与道相合。

传闻,在修者的修途之中,有一个瓶颈叫做控微境。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对于最本源能量的领悟驾驭之能,能够度过此瓶颈的才算真正的强者,可以拥有四两拨千斤的能力。

当郭永按照血深海所传授的那般将血源诀运转施展了一遍之后,元丰脸色也随之变得极为诧异,忍不住对着血深海伸出大拇指,赞叹道:“想不到你们血族早就拥有这种技能了,难怪可以独占鳌头如此多年。”

“都是先辈的功劳,哪比的上你,居然已经可以自创玄级元技了。”血深海笑着回应,倒也谦虚。说道:“今日就算平局吧!天色也不早了,我还有些话相遇皇者说,等说完了还要尽快将他二人送出去,免得那家伙醒了,到时候就难办了。”

血深海说的隐晦,但长居于此的元丰一听便懂,抬眼看了看天色,随即点了点头道:“是该将他二人送出去了,我去给你们放哨。”

说着,元丰便转身向着这山谷的中心处而去。那里是一片沼泽之地,死气,腐臭气息都是山谷中最重的地方。

目送着元丰离开,血深海正要开口,郭永却趁机提出了疑问,问道:“前辈,这里并不是只有你们吗?”

“原本岂止只有我二人,还有着无数y魂,只不过如今都被一个怪物给吞噬了。若不是我二人实力强大,只怕也要被那怪物吞噬掉。”说起此事,血深海的脸色都变得无比凝重。

闻言,郭永也为之一寒。他看的出来,这两位老者实力都极其强大,可以任意揉搓自己。可是就是这样强大的战力,在此地还有这忌惮的东西,那可见那怪物有多变态。

“到底是何物?”郭永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问道。

“是怨灵。”血深海倒是没有隐瞒,郑重的回答了一声,随即解释道:“当年,我们三族为了掩护三面龙碑的安全,在此地与其他五族发生了逃亡以来最大规模的战斗。那一战虽说不是全军覆没,但死去的人实在太多了。如此多的人含恨而终,便在此地聚集了一股庞大的怨念。”

“这股怨念不断的吸收着此地的死气,壮大着自己,最终化身成了怨灵。如今更是接近实体,若无强者来此灭杀的话,相信再有几十年它将凝聚出自己的身体,到时候便可脱离死气,离开这里。那将给万兽山林乃至整个东荒东部带来无法估量的破坏。”

京都儿童医院需要预约吗
深圳博爱医院口碑
不孕不育有什么治方法
哈尔滨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汕头哪家妇科医院较正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