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弃妃再难逑008冒犯

2019-11-21 11:08: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弃妃再难逑 008.冒犯

慕容嫣睨视一眼冯夫人,要笑不笑,“多谢夫人关心,大夫这么说,夫人确实也如此做了,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给我这个长期病人顿顿吃稀粥咸菜,吃得身姿苗条、面色腊黄。给我诊治的大夫说,我这个病是气血两亏外加长期营养不良所致,只要适当调养根本就不是病。我含着泪把我娘留给我作嫁妆的首饰典当了,这才换来二两老人参,结果吃完这二两老参病全好,就是天天吃夫人送来的稀粥咸菜也没问题了,你看我两人,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冯夫人拭泪哽咽道:“候爷,妾身何曾待薄过哪一个庶女?你就由她如此折辱妾身?”

慕容候黑着脸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冯夫人也顾不得脸面了,呜的一声拔高声音哭起来。

慕容双双目期待地望向自己的生母,梅姨娘瞪了她一眼,警告她不要乱来。

慕容双咬了咬唇,走出来对慕容候福了福身,“父亲,大夫给六妹妹诊治时,女儿正好在场,大夫确实是说六妹妹气血两亏营养不良所致。”说到最后,慕容双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慕容嫣挑眉看了慕容双一眼,脸上冷漠如冰。内心却翻滚得十分感动,不过这个悸动是原主的,不是她的。她是个慢热型的人,不习惯与人过分亲热,更不会人家给一点好,就感恩戴德。

不然,她的心为何被慕龙捂了五年还未捂热?换了别的卧底,遇到慕龙这种利色相诱软硬兼施无所不用的手段,早就成为策反成功的典型了。

冯夫人狠狠瞪了梅姨娘一眼,梅姨娘低下头去目光看着脚尖,不敢再抬头。

慕容白唇角的笑容深了一些,瞟了慕容嫣一眼,这才懒洋洋道:“母亲素有贤名,又吃斋念佛,怎会待薄一个自小没有生母又身子病弱的小孩子?有没有虐待庶女,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

这话明着帮冯夫人,可说了比不说还好。

果然在场不少都将慕容嫣与慕容倩比较,一个布衣寒碜,一个绫罗绸缎,一个面黄肌瘦,一个丰腴圆润。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在场中有几个心软的夫人,都忍不住掉泪了。

家丑不外扬,慕容候觉得今日这个人算是丢到姥姥家去了,当即决定,“吉时到了,起轿!”只想匆忙打发女儿出嫁,然后再处理家务事。

“可以起轿,慕容妆留下!”慕容嫣寒着小脸站起来,清冷的声音响彻正殿。

凌辰阴沉着脸看了慕容嫣一眼,眸光中顿时染起一抹杀气,不管是谁,今日若坏了他的好事,别怪他心狠手辣。他猛地站起来,威严地看向慕容嫣。

大殿下立即鸦雀无声。

慕容候忙大声喝道:“嫣儿,不得胡闹!”

“慕容嫣你这个贱人,难怪辰哥哥不要你……”一声大骂,平阳候府嫡三女慕容倩就要象往常跳出来打人,幸好被身边的丫头死死拖住。

贱人?

慕容嫣冰冷的目光掠过慕容倩娇俏的脸,扯了扯唇角,是有些贱人,要收拾了。等她收拾了眼前的老贱人,再收拾小贱人不迟。

慕容倩被她眼里的寒意吓得缩了缩,往丫头身边靠了靠。不过她是个做事随性的主儿,被慕容嫣这一闹简直气得肺炸了,很快又挺身站出来,贱人一个,怕什么?这十几年只有自己欺负她的份,怎么会怕起她来?这样想着,慕容倩的胆气大了些。

这个庶女就是来捣乱的,慕容候脸上满是愤怒,看向慕容嫣的目光变得十分冷淡,刚刚对慕容嫣心存的一星点儿怜惜及内疚,顿时化为乌有。

凌辰强忍着怒气,如刀的杀人般的目光紧紧瞪着慕容嫣。

慕容嫣一律无视这些的怒气,站起来拍拍屁股,用袖子擦了擦油腻腻的手及嘴巴,决定丢人就要丢到底,“哦,候爷,我住的那个秋风院,又残又破,现在又是梅雨季度,好几处都要倒坍了,记得找人来修葺一下,虽然只住着我和玉竹玉仆二人,可闹出人命来到底影响慕容府的好名声。”

“你、你……”慕容候指着慕容嫣的手指发抖,心中气得紧要,可到底是自己疏忽了她,不忍在人前过多指责,只道:“你二姐要出阁了,不要再胡闹。”

慕容嫣挑眉道:“候爷言重了,我哪里胡闹,我这就去给一对新人道喜了。”

慕容嫣走到慕容妆面前,伸手就要揭开盖头,凌辰拦住怒道:“妆儿是本王的妻子,冒犯了妆儿,就是冒犯了本王,请慕容六小姐自重!”

这话说得极其严重!

大殿上顿时听到一阵吸气声。再看慕容嫣,象被吓住了,双眼瞪着晋王。

我好怕哟

,暗地松了一口气。

到底是个足不出户的小姑娘,晋王一句话,便被吓住了。

慕容嫣指间把玩弄着慕容妆嫁衣上的彩带,神情虽然俏皮,一双绝美的双眼,却毫不畏惧与凌辰对视。

这两人剑拔弩张的场面,贵宾席上的凌锦看得津津有味,只差举起双手来拍掌了。

幸好没有错过这场好戏,一大早跑去受松山寺受那个老和尚的闲气晦气,还不如来平阳候府看堂弟出丑有意思呢。

凌锦摸摸鼻子,笑得意味深长,一脸的幸灾乐祸。再看看慕容嫣,眼里闪烁着一抹忽明忽暗的幽光,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看来,堂弟这回麻烦大了。

丢人也丢到姥姥家去了。

慕容嫣没有再动手,凌辰总算松一口气。

就在凌辰呼出一口气时,慕容嫣撇撇嘴,放下指间的彩带,冷声道:“二姐得尝所愿,恭喜二姐了。可隔着这破东西和二姐说话,我真的不习惯,二姐,冒犯了!”一语未完,挑眉笑着斜睨晋王一眼,纤细的手指以极快的速度一挑,头盖揭开,慕容妆的倾国之貌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你妹,威胁我?我陆曼是吓大的。

廉江市妇幼保健院
邢台不孕不育医院戴芳芳
海口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
浙江治疗性病费用
芜湖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